logo

返回上页

发布时间:2022-07-27 08:32:32
/
/
获“普惠金融之父”点赞的微众银行做对了什么? 愉见财经

获“普惠金融之父”点赞的微众银行做对了什么? 愉见财经

【概要描述】  在前不久的2022财新夏季峰会上,有“普惠金融之父”之称的尤努斯教授对微众银行以数字科

获“普惠金融之父”点赞的微众银行做对了什么? 愉见财经

【概要描述】  在前不久的2022财新夏季峰会上,有“普惠金融之父”之称的尤努斯教授对微众银行以数字科

详情

  在前不久的2022财新夏季峰会上,有“普惠金融之父”之称的尤努斯教授对微众银行以数字科技畅通小微融资梗阻的做法深表赞同。

  尤努斯说:“如果有更多像微众银行这样的商业模式,就可以让每一个平凡的人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了。”

  今年82岁的老人尤努斯,早在46年前就创建了孟加拉国乡村银行“格莱珉银行”,并凭借这一“从社会底层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努力”,荣获了200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有“格莱珉模式”在前,不少发展中国家也都尝试借鉴与创新其中做法,形成了自己的普惠金融业态。星星之火成势固然带动金融资源普惠长尾,但是硬币的另一面却是,有些做法“形似易、神似难”,真要做好普惠金融绝非易事。

  众所周知,对小微金融的服务是一道世界性难题,因为金融机构面对的是一批抗风险能力弱、经营计划性尚不强、资金需求“短、小、频、急”的融资主体。近两年多来,这道难题上还要再叠加全球新冠疫情的反复冲击。

  数据显示,从2021年二季度至2022年二季度这5个季度中,小微企业的现金流平均维持时长分别为3.0、2.9、2.7、2.4和2.6个月,尽管今年二季度略有改善,但整体现金流维持能力依然走弱,平均每个季度下滑6.3天。

  这意味着,一方面,长尾客群的融资需求更急更频了;另一方面,市场也需要金融机构有足够的智慧来推进业务。

  “从银行供给侧来看,要有效解决长尾客群的‘三高’问题(作者注:即,风险成本高、服务成本高、运营成本高),相应的,需要银行具备商业上可以持续的、风险上可以承受的、成本上可以负担的——这样一种小微企业的服务模式。”微众银行行长助理公立在论坛上的这段讲话尤其清醒,切中问题要害。

  推及央行近期向商业银行提出的对于小微企业的“敢贷、愿贷、能贷、会贷”的要求,其长效机制的破题点,实则也在于找到公立的上述“三可”服务模式。

  上线年的微业贷,截至去年末,已累计触达小微企业超270万家,累计发放贷款金额超1万亿元,间接支持约800万人就业;

  在微众银行的企业客户中,77%年营业收入在1000万以下,雇员人数平均仅10人;还有近三分之二的客户是“征信白户”,微众银行对他们的服务,也是他们首次从银行获得企业贷款;

  截至去年末,微业贷已辐射全国22个省、3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企业用户数维持稳定增长,即便在疫情影响仍然反复的2021年,仍然新增首贷户超9.5万户。

  这体现了微众银行已经做出建立“敢贷、愿贷、能贷、会贷”长效机制的有益实践。微众银行具有的行业领先的普惠贷款增速、小微企业客群市场占有率、首贷户占比等,背后是有一套内功的,是机制保障,也是微业贷模式,降低小微企业获取金融服务的门槛,攻克“首贷难”,让金融服务更易于获得。

  那么,微众银行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其中方法论有哪些?当创立于1976年的“格莱珉模式”与展业了7年的“微众模式”、以及运营了4年多的“微业贷”模式,在论坛上展开一场高峰对话,这两种模式遥相呼应又彼此借鉴了哪些做法?微众银行为什么会收获尤努斯的高度赞赏?

  一家是诞生于孟加拉小国、但也能把模式有效带到美国等发达国家,靠小组中心制互相联保联贷的格莱珉银行。

  一家是诞生于中国移动互联网黄金时代,依托AI、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数字金融技术展业的数字银行微众银行。

  尽管看起来组织架构与运营模式都不太相像,但他们却是“神似”着、呼应着的,因为他们有着至为关键的共通点。

  普惠金融的初心是什么?在论坛上,尤努斯道出了他理想中的普惠金融终极形态:“金融服务要像氧气一样,给人们提供平等的金融和信贷,助力人们去发展。”

  而这也一如微众银行的普惠金融定位。正如其名,“微”指微小型企业,包括个体的工商户;“众”指最普通的民众,普罗大众。服务“微”与“众”,聚“微”成“众”,既“普”且“惠”,公立在论坛上表示,这是微众银行7年来不变的初心与使命,并将金融服务融入“微”与“众”的生活,持续创新。

  尤努斯则道出了这些优秀的普惠金融机构之所以能够坚守初心的核心原因,是这个过程中,他们都将首要目标定位为“帮助人们(客户)真正解决他们的问题。”

  微众银行自2020年疫情以来,持续赶在第一时间为小微企业的纾困,便是这一精神的例证。为受疫情影响企业申请延期还款、提供减费让利“礼包”全力撑企、发挥数字科技能力以线上化、无接触的服务特色保障企业金融服务零中断,还为暂时遇到资金困难的企业开放展期、续贷支持,一户一议地帮助企业度过难关——这一系列组合拳,切切实实解决了客户的燃眉之急。

  也正因为初心相契,在了解了微众银行普惠金融服务模式之后,尤努斯感慨道出了开篇的那句评价:“如果有更多像微众银行这样的商业模式,就可以让每一个平凡的人去改变自己的命运了。”

  道以明向,术以致用。如果说坚守普惠初心解决的是“敢贷”与“愿贷”问题,那还需要可持续化的业务模式,来解决“能贷”与“会贷”。

  “格莱珉模式”与“微众模式”的第二个共通点是,他们都找到了一套符合时代性、本土性的方法论。

  格莱珉银行最初在孟加拉实践的业务模式,除了运用小额分散的原理外,他还将借款人组成“5人小组”,即小组中心制,对于借款人,他们不止给予资金,还“授之以渔”,形成合作社模式,帮助创业者获得知识技能与人际网络,其中包括培训必要的金融知识,强化借贷者的诚信意识。这一套做法是紧贴当年的孟加拉社会扶贫实际情况的。

  相比之下,微众银行的展业时代已经有了更多后发优势,比如金融科技的发展与运用已经逐渐成熟,再如我国的金融基础设施,包括征信体系、大数据等,已经对授信决策有了强大辅助作用。当数字科技的触角已深入人们的生活,微众银行的金融服务也借助数字化力量融入人们生活之中,这也颠覆了几十年前的金融作业模式。

  公立与尤努斯交流时介绍称,微众银行最重要的能力其实是金融科技。针对服务普惠长尾所需要具备的“商业上的可以持续、风险上的可以承受、成本上的可以负担”,微众银行在大数据风控、大量应用AI和云计算、区块链技术等方面,找到了行之有效的模式。

  如果我们探寻,微众银行是如何在服务广大下沉客群后,依然可以保持1.20%的低不良率、467.46%的高拨备覆盖率(去年末数据)的?答案之一是他们的大数据风控,解决了传统风控方式存在的信息不对称、数据获取维度窄、人工采集成本高、效率低等缺点。微众银行的大数据风控,运用逻辑回归、机器学习方法,建立了一系列的数字普惠金融业务风控模型及反欺诈能力。

  如果我们探寻,微众银行是如何在短短7年里服务超3.2亿个人客户和270万小微企业,既能将金融活水精准滴灌给普惠长尾,又能控制成本、提升效率的?答案或许是,除了全分布式银行系统架构,人工智能等技术也功不可没。微众银行发布了全球首个工业级人工智能联邦学习开源框架FATE;建立了自研的人工智能客服系统;采用业内领先的人脸识别与活体检测技术,推出金融级远程身份认证产品;构建了开放的人工智能营销解决方案,实现高价值产品的精准获客与用户价值提升。

  以卓越的金融科技能力为媒,微众银行才得以如尤努斯所言,把金融服务像氧气一样,输送到长尾客群的经济生活里,给人们提供平等的、易获得的信贷与综合金融服务。

  谋事,在于方法论;而成事,有时候在于正向的能量共振。在尤努斯与公立的对话中,还有这样一层高境界的共鸣,这也是“格莱珉模式”与“微众模式”的第三个共通点,他们都以向善的金融,激发和共振了客户人性里向善的本性,从而形成正向反馈。

  格莱珉模式就以一套“小组中心制”机制,激发了人性里的与人为善与团队精神;又共情着借款人想要通过自己努力摆脱困境的决心,赋予他们种子式的资金,以及更多地帮助他们获得自我创业的机会,以此真正帮助下沉人群。

  在微众银行也有异曲同工的做法。据公立介绍,比如,对于有些起步阶段的企业,微众银行不止给予资金,还帮助他们实现自身的经营数字化转型,甚至借助银行7年来积累的客群与流量,打造了一个生态圈,开放给客户。

  据说,有不少小微企业在微众银行的帮助下,或是进行了公司宣传、或是拓展了生意人脉、或是打开了线上销路。

  由此,公立对微众银行践行“普惠金融”的诠释又深了一层。他说:“普惠金融不仅仅只是要求金融机构扮演借贷者的角色,甚至不仅仅局限于金融服务,我们更重要的使命,是要和众多小微企业一起,在数字经济转型的浪潮同发展,共同取得新的成就。”

  让善与善共振,说到底,是金融机构与长尾客群,也是与这个社会最具活力的经济组成部分,形成一个命运共同体。如此,普惠长尾才能有坚实的支撑,社会经济才能更充满活力,金融机构也才能获得长期稳定发展的沃土。

 
 
 
 

XML地图|Copyright © 2003-2021  188体育在线官网 版权所有    浙ICP备12043852号-1|网站地图